文漪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文漪小說 > 都市 >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著寵 > 第56章 出了民政局還是17歲

-

她就是故意當著所有人的麵這樣問的。

上次簡單的考試司鬱都隻抄了題目,那聯考豈不是隻能亂寫一通?

“哎,成績沒關係的,隻要我們家小鬱健康就好。”

“就是就是,我們家小鬱這麼優秀,還需要靠成績嗎?”

“.....”

冇等司鬱說話,飯桌上的舅舅以及哥哥們紛紛發表言論,同時看向洪書語的目光裡滿是不讚同。

司鬱額頭上落下幾條黑線,有些無奈,這種誇讚人的方式,她這個當事人聽了都不好意思。

洪書語飯桌下的手漸漸握緊,麵上卻不動聲色,“可是,下個星期全省聯考,再這樣,後邊的怕是連大學都上不了。”

說著,她看了眼司鬱。

話裡的意思很明顯。

司鬱從前就冇好好學過,到學校又是直接到了高三,眼看冇幾個月就要高考了,司鬱不管怎麼逆襲都冇用。

考不上就是考不上。

“有些人不管怎麼努力都考不上大學。”

這道聲音響起,洪書語的眼睛當即亮了。

這還是第一次在司家聽到這種話。

她看過去,隻見司荊一臉嫌棄的看著司鬱。

洪書語心裡快要笑開花,司黎兩家終於有一個和她一樣看清司鬱的真麵目了。

她盯著司荊,打算找個機會找人聊聊。

司荊還記著今天的事情,說完之後還狠狠的瞪了眼司鬱。

司鬱對上她的目光,眉頭輕佻,手撐著下顎,勾唇。

司荊不可避免地打了個寒顫,乖乖低著頭扒飯。

見狀,司鬱收回目光,看向洪書語,眼底隻剩下冷漠,“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畢竟家裡還有那麼多人給我準備好了後路,不像表姐需要這麼努力。”

洪書語聽見這話氣的要死,同樣都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憑什麼她受到的待遇跟司鬱完全是兩樣。

司鬱不說話,一說話就能氣死人!

“表妹真是好福氣。”

“我也隻能當個米蟲了。”

司鬱低著頭,唇角輕輕上揚,漫不經心的話像是一把刀子一樣狠狠戳著洪書語的心。

洪書語隻恨為什麼她不姓黎,既然收養了她,為什麼不給她姓氏?

姓洪有什麼好的?

吃完飯,司鬱被拉過安慰,生怕她因為洪書語的話有太多的壓力。

司荊重重冷哼一聲,大步離開屋子。

誰知剛出去就碰見洪書語在等他。

“小表哥。”

洪書語笑著走過來,“我能跟你說說話嗎?”

司荊皺眉,“你又不是我親妹妹,我跟你有什麼好說的?”

“可你親妹妹,你不是也不喜歡嗎?”

司荊表情一頓,跟司鬱很像的那雙眼睛劃過一抹興味,“哦?你想說什麼?”

“我.....我其實剛開始也想和表妹好好相處,但你也看見剛纔在飯桌上她是如何針對我的了.....”

“所以呢?”

“我的意思是,既然我們都不喜歡她,不然想個辦法讓她改變一下,你也看見彆人對她的寵愛,原本你纔是最應該受寵的人,但現在全部換成了她。”

洪書語心跳的有些快,有些拿捏不準他的心思,但還是下意識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而且,再這樣下去,司家的財產難免不會落在她手裡,到時候你一分錢都拿不到,她剛回來,你們對她都不瞭解,真的放心嗎?”

防止司荊懷疑,洪書語又道:“我聽說她之前在外邊交了不少的不良少年。”

聽完她說的話,司荊的眼神越來越奇怪。

“小表哥,你怎麼了?我也是為你和司家考慮。”

被這樣盯著,洪書語有些慌,彷佛所有的心思被看穿了一樣。

“你小腦怕不是被人挖了吧?”

“什麼?”

洪書語當頭一棒,有些回不過神。

“司鬱再不好那也是我妹妹,我詆譭可以,但彆人不配。”他的眼神有些冷,“司家的財產?她想要就拿走,有何不可?再讓我聽見這種話,小心我廢了你。”

司荊再吊兒郎當,身體還流著司家人的血液,一認真起來,與身具來的氣勢也不容忽視。

還司家的財產?

那是司鬱的財產!

司鬱雖然丟了,但哥哥們從小就被家裡人灌輸要寵愛妹妹的觀念早就根深蒂固,他麵上不喜歡司鬱,但也不允許彆人欺負詆譭。

洪書語的臉色有些白,司荊不是不喜歡司鬱?

隻是在裝模作樣?

司荊雙手插兜,冷冷的從她身邊走過。

洪書語捏緊拳頭,司荊最後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看不起她嗎?

越是這樣,她就越要證明自己,證明自己纔是對的。

她要讓他們知道,他們最後維護的司鬱,不過是一個廢物!

......

隔天,司鬱還是去了陸景年的公司。

進去的時候,陸景年剛好在開會,這一層樓的人認識她,冇人阻止她就自己進了男人的辦公室。

坐了一會兒覺得無聊就開始找之前藏在辦公室的零食。

然而翻了好幾處都冇了。

“之前明明就是放在這裡的.....”

“我讓人丟了。”

陸景年低沉悅耳的聲音傳來,緊接著,男人邁著一雙大長腿走進辦公室。

他脫下外邊的西裝外套,坐在老闆椅上,雙手撐著下巴。

“快過期我就讓人丟了。”

司鬱停止翻找,“藏這麼好你都能翻出來?”

“這是我的辦公室,你是我的,你有什麼心思我不能猜?”

司鬱眼眸彎了彎,聲音軟軟甜甜的,“那我無聊想吃點東西了。”

“這裡。”

男人眼底劃過一抹壞笑,點了點自己的薄唇,雙手張開,一副任君采頡的模樣。

司鬱:“.....”

她癱坐在歐式沙發上,一副我不想跟你說話的樣子。

不一會兒,她上邊落下一片陰影,睜眼,隻見男人雙手撐開把人圈在自己懷裡,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這是要我親自喂?”

司鬱眼底劃過一抹羞赧,“這是辦公室,而且,我還是個未成年。”

“冇多久的未成年。”

“差一個小時也是未成年。”她輕哼,“姑娘我永遠17!”

陸景年低笑,“那可怎麼辦?17歲冇到法定年齡啊?”

“那結婚登記的時候勉強提一下年齡,出了民政局還是17歲。”

“行,聽我家17歲小姑孃的。”

“對了,吳致怎麼樣了?”

“在我麵前問彆的男人,你希望他怎樣?”陸景年吃味,“剛到這邊不久不是找零食就是問其他男人,跟我在一起很無聊嗎?”

司鬱吧唧了一下嘴,“你不說我都忘了我還在找零食。”

“你啊。”陸景年被她的樣子氣的隻能發笑,捏捏著她的小翹鼻,“看看我不比零食香嗎?”

“跟你說正事呢,吳致到底怎麼樣了?”

如果冇處理完,她要儘早。

不然吳致記仇又小氣的性子必然會暗中給他們使絆子,找司荊麻煩。

陸景年把人抱坐在腿上,“反正冇後續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