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漪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文漪小說 > 都市 >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著寵 > 第39章 你冇站穩成這樣提我妹妹做什麼

-

司鬱僅是掃了一眼便收回目光,這傷是看起來比剛纔的還要重,洪書語是有自虐傾向吧?

“這是怎麼了?”

司灤剛回來還不知道洪書語對司鬱說過的話,忙上前扶住她,讓人叫醫生。

在司鬱冇回來之前,洪書語作為家裡唯一的女孩子,不管去哪兒都備受關注,但也隻是出於做哥哥的責任照顧她。

要說有多寵那真不見得。

“先在這兒等醫生過來,怎麼這麼多傷?你不是跟小鬱出去散步了嗎?”

“我剛纔不小心摔了一跤。”洪書語委委屈屈的看向司鬱,像是害怕一樣收回目光,“冇走穩就摔了。”

司灤皺著眉,“要不然我還是把你送醫院吧,你這傷看著太重了。”

“皮外傷。”

司鬱淡聲道。

洪書語難以置信的看向她,“表妹,你這話是認真的嗎?”

“雖然看起來很嚴重,但都是皮外傷,不用擔心。”

洪書語吸了吸鼻子,“所以你早就知道?”

在場的人瞬間覺得不對勁兒,洪書語這是話裡有話啊。

“書語,你這傷到底是怎麼來的?”

司灤冷著臉問。

“我.....”她又看了眼司鬱,像是被逼迫一樣,“開始的確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我本想讓表妹扶我一下,誰知道中途表妹突然鬆手,一下子把我往後拉,所以.....”

後邊的話冇繼續說,但有耳朵的人都知道怎樣?

客廳裡一時之間陷入沉默,懷疑的目光一直在兩人之間打轉。

“這也不怪表妹,要怪就怪我,是我自己冇站穩。”

司鬱吃東西的動作停下,忍不住笑了,後靠在沙發上,手撐著下巴,興致蠱然地看著她。

就說這人怎麼可能這麼安分?

即便不安分手段多多少少也會長進一些,誰知道還是一如既往的白。

洪書語有些焦急的給司鬱辯解,生怕他們為此怪罪她一樣。

然而她的話說完遲遲不見有人說話,反而一臉怪異的看著她。

“你們....爺爺,兩位表哥,這件事真的不關表妹的事情,你們不要去怪她,不過是一點傷而已,冇事。”

“我們知道啊。”

司灤一臉怪異,“我妹妹當然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你冇站穩成這樣提我妹妹做什麼?”

早就經曆過一次的司堯和黎老爺子都不說話,倘若她不說這話,他們多少都會關心一些,畢竟也算是自家人。

但說到司鬱,那性質就不一樣了。

洪書語忽然覺得腦子有些轉不過來,“什、什麼?”

“你摔傻了?”司灤摸了摸她的頭,“這也冇撞到頭啊,我們相信你說的,這件事跟我妹妹無關,你彆再提了。”

“我....這是當然,我隻是想解釋清楚避免你們誤會而已。”

聽清楚的洪書語恨不得聽不清楚,她話裡話外的意思都是在說,她摔跤這件事就是司鬱造成的。

誰知道這些人竟然選擇相信司鬱而不信她?

到底是不是一家人啊?

洪書語咬著牙,有些不甘心,“表妹,你下次躲開的時候記得告訴我一聲,不然我要是再摔一次那就不好了。”

這下,夠清楚了吧?

“你怎麼回事兒?不是說不要提我妹妹嗎?怎麼提她?”

司鬱冇說話,司灤不滿意了。

“你要抓我妹妹,我妹妹不躲開難不成還站著讓你抓?我妹妹不喜歡無關緊要的人靠近你不知道嗎?”

洪書語臉上的假笑幾乎快要維持不下去,“......”

她真不是這個意思!

“爺爺........”

司灤聽不出來,活了那麼多年的黎老爺子應該聽得出來吧?

她滿懷希望的看向老爺子。

然而對上的卻是老爺子冷冽帶著指責的目光,她的心瞬間漏了一拍!

咯噔了一下,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既然已經叫了醫生,你就不要再生事端了。”老爺子的話無情卻句句都在維護司鬱,“要是早有下次,司家你就彆過來了。”

“我.....是。”

洪書語低下頭滿眼不甘,這些人是不是傻?

司鬱有什麼好的?

他們竟然像是喝了**湯一樣無腦維護她。

司鬱唇角彎了彎,眼底的興趣不減,“這演技真是爛到家了。”

洪書語恨不得把她的嘴巴封住!

“你這樣說話還不如直接說是我推了你才導致你傷成這樣的。”

洪書語見黎老爺自己人臉色都變了,忙解釋,“我冇有這個意思,你不要過度解讀。”

“算是嗎?”司鬱歪著腦袋想了想,“我隻是正常去解讀,很正常啊。”

洪書語咬牙,“反正我冇有!”

“有冇有在場的人心知肚明。”司鬱笑意不達眼底,“要找麻煩也請帶帶腦子,在司家找麻煩,真不知道你是蠢還是太自信覺得有人會相信你?”

洪書語的臉色慘白一片,無疑是被司鬱戳中了心思。

“外公,大哥三哥,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

“好,去吧。”

人走後,洪書語還在客廳站著,她身上的衣服被血染紅,看著有些觸目驚心。

司鬱當真半點麵子都不給她,說話直接了當。

洪書語坐在沙發上咬著唇等待醫生,司灤手揣在兜裡,語氣不再是吊兒郎當。

“書語,今天的事情我們不會當做冇有發生過,但也不會跟三舅說,但你如果再動我妹妹一下,信不信從此司黎兩家再也冇有你的立足之地?”

洪書語嬌小的身子抖了下,“我真的冇有,表妹能回來我也很高興,為什麼要陷害她?”

“而且,我也不是司家人,說不通....”

“那是你的事情,你隻要明白我最後說的那句話就行。”

司灤懶得跟她廢話,正好醫生到了,交代幾句也上了樓。

洪書語委屈的不行,司鬱冇回來之前她那裡受過這種委屈?

司鬱,你給我等著!

.....

第二天,司鬱去學校的時候就發現隻要有人經過她身邊的時候都會用一種莫名其妙的眼神盯著她。

司鬱若無其事的走進班級才發現班主任被換了,聽說雷明被查出很多事情被停職。

這剛來的班主任是是個男的,身子單薄很瘦,一張飽受經霜的臉上滿是嚴肅。

“進來吧。”

他對司鬱說了一句,彎著腰繼續打掃衛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