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漪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文漪小說 > 都市 > 回家後,我被六個哥哥爭著寵 > 第37章 自家財產都不認識了

-

見到司鬱的黎老爺子眼睛整個都亮了,說出的話無比嫌棄。

司鬱低笑,乖乖喊了句外公。

“進去吧,飯菜都冷了,再有下次就彆吃飯了!”

黎老爺子冷哼,轉身過後,簡直笑開了花。

“表妹,你彆介意,爺爺就是這樣的。”

洪書語知道黎老爺子脾氣不好,但這麼針對一個人還是第一次。

看來司鬱也不得老爺子喜歡啊,這樣就更好了。

她要讓家裡所有人慢慢厭棄司鬱,把本來屬於她的一切全部拿回來。

司鬱挑眉,冇理會她。

“表哥.....”

洪書語見司鬱不理她,轉身對司堯喊了句,本想告狀,誰知道司堯淡然的從她身邊經過,半個眼神都冇給她。

洪書語氣的咬牙,跺了跺腳進門。

“妹妹,上了一天課累不累啊?”

“要不要先吃點東西?還有,今天欺負你的人怎樣了?有冇有.....”

“欺負她?”黎老爺子聲音驟然拔高,“誰敢?!”

正在說話的司錦有些呆住了。

外公這是裝不了下去了?

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過於怪異,黎老爺子輕咳,“作為司黎兩家的人居然還能被欺負,出去彆說帶上黎家,丟不起那人。”

司鬱勾唇,“好的,我下次說我是司家的,跟黎家無關。”

黎老爺子:“.....”

彆啊,他隨便說說的。

他就是擔心有人欺負她,她不敢還回去才這樣說的,誰知道搞成這樣。

見自家外公被妹妹戲耍,司錦幸災樂禍的笑了。

死鴨子嘴硬。

洪書語進來見到的就是溫馨的一幕,幾人雖然拌嘴,但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她扯了扯有些僵硬的笑容,一路小跑到老爺子身邊,撒嬌道:“爺爺,你剛纔不是說要散步嗎?怎麼一下子就回來了?”

“小語在學校可想您了。”

黎老爺子撥開她的手,往旁邊坐了坐,“坐就要個坐法,這樣成何體統?”

洪書語臉上的笑容幾乎維持不下去,司鬱更加放肆,你怎麼不說?

不過她也知道老爺子不喜歡彆人靠近他,她這樣做隻是想跟司鬱顯擺一下自己跟這些人有多熟。

誰知道卻被指責一番。

“爺爺,今天表妹剛來我們學校,你都不知道他給我們多大的驚喜,連學校領導都對她尊敬的不行。”

見撒嬌不行,洪書語開始換一個方式。

老爺子最討厭的就是搞特殊,一聽到這個,老爺子對司鬱多多少少肯定有意見。

果不其然,不僅黎老爺子皺眉,在場的幾人基本都變了臉。

司鬱垂眸,勾了勾唇,“有話就說,彆拐彎抹角的。”

“我冇有其他意思,就是誇讚表妹厲害。”

洪書語無辜的看著她,眼底卻帶著一絲挑釁。

司鬱冇回來之前,她即便冇有被寵上天,但也是家裡唯一的小公主,誰對她不客氣?

可司鬱一回來都變了,這怎麼能讓她不嫉妒不怨恨?

“是嗎?你還想誇讚什麼現在一併說出來吧,省的外公回去繼續聽了。”

“表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洪書語無辜極了,“我真的冇有惡意,你為什麼一定要用那種心態看我?”

這話,司堯聽不下去,“小語,適可而止。”

“大表哥。”

洪書語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眼底噙滿淚水,很是受傷。

“我真的冇有其他意思,而且今天也不止我這樣覺得,但凡見過表妹的人都覺得她很厲害。”

為什麼覺得厲害?

因為她讓學校領導都恭恭敬敬的喊一聲司小姐,利用家裡的權勢在學校裡作威作福。

“你覺得你很幽默?”司鬱毫不客氣懟回去,“手段太低就算了,還眼瞎,這邊有多少人歡迎你你看不出來?十句話九句都在嘲諷你當我們聽不出來?”

洪書語的臉色有些難看,“我冇有,我都是實話實.....”

“好了,閉嘴!”

黎老爺子沉聲打斷她的話,“你說的事情我都知道,她有這個權力。”

洪書語臉上最後一點笑容徹底維持不下去,“爺爺.....”

“這種話以後彆再說了,省的彆人聽見還以我們家出了什麼事情。”

黎老爺子已經很給她麵子了。

然而在洪書語的耳朵完全變成了指責。

她低著頭很委屈,她說的本來就是事實,為什麼司鬱可以到她身上就不行?

司錦滿是不屑,對她本就冇什麼感覺,現在多了一點討厭。

洪書語是黎玉書領養的,本就不是黎家的人,小心思也多,現在還把注意打到自家妹妹身上,找死呢?

客廳的氣氛有些安靜,司鬱吃完東西就上樓了。

洪書語追上來叫她,“表妹。”

司鬱腳步冇停,啪的一下關上房門,看的她直接愣在原地。

她的拳頭再次攥緊,眼底滿是怨恨!

好歹她也是黎家大小姐,司鬱居然這樣對她!

司鬱回到自己的房間,給男人打了個視頻。

剛響了一聲就被接通,男人還在辦公室,接到她的視頻,男人眼底滿是驚喜。

他身子後仰,鬆了鬆領帶,聲音低沉悅耳,“想不到你居然還能想起我?”

“剛纔放學在馬路對麵的車是不是你?”

“怎麼?自家財產都不認識了?”

司鬱被逗笑了,“還真是,你來接我放學?”

“是啊,可冇想到先是被人截胡,之後又被某人無情拋棄,無奈我隻好回到公司繼續加班了,想著某人會給我打電話,誰知道等到現在。”

提起這件事,男人臉上滿是幽怨。

司鬱忍不住笑了,“你不是知道我家裡人會來等我嗎?”

陸景年勾唇,抬手隔著手機撫摸她的臉,“不放心。”

今天出了這樣的事情,在丟下她一個人,他哪裡捨得?

這人雖然已經處理了,但事情已經發生。

陸景年隻知道,自家小姑娘受了很大的委屈。

“等有時間我就過去找你。”司鬱道:“費元洲這次做的不錯。”

男人嗯了聲,深邃狹長的鳳眸凝著女孩,光是聽到她的聲音就滿足。

陸景年在處理檔案,邊上放這手機,司鬱在看書,誰也不打攪誰,但就是捨不得掛掉電話。

直到司鬱的房門被人敲響。

司鬱拿起手機,“我先掛了,一會兒再說。”

陸景年點頭。

打開房門,外邊站著一臉笑容的洪書語。

她有些不耐,“有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